两千年儒学真正的主流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0-06-15
  • 浏览量: 534
  • 作者:

两千年儒学真正的主流

Photo from Wikipedia

由孟荀差异还原了孟子的思想大纲大本,我们就能看得清楚,孟子这种强调个人内在自主醒觉力量的看法,在中国传统中,从来都不曾真正是主流。宋明「理学」中有「程朱」和「陆王」之争,「程朱」强调的是「格物致知」、是「学」,「陆王」主张的则是「明心见性」。取径上,「程朱」接近荀子,「陆王」接近孟子,两派相持,势力较大的,明显是「程朱」一派,而且「程朱」还攻击「陆王」「流于狂禅」,不是中国孔孟的正统,是受到佛教、尤其是禅宗影响的产物。

事实上,「理学」运动就是在佛教的刺激下产生的,「程朱」一派说「性」、说「理」、说「气」,何尝不是从禅宗那里得了许多启发?「程朱」攻击「陆王」的理由,与其说显示了「儒」和「佛」的差异,还不如说反映了长期以来不了解孟子、不能接受孟子理论的态度。

从政治上看,孟子更是边缘。我们几乎找不到哪个皇帝是真正相信孟子学说,遵从、实践孟子政治理论的。虽然语言文字上都说「孔孟」、「孔孟」,然而若细究其内容,我们找到最明确的,往往是荀子的主张、教导。「性善」的启发,明显没有外铄教诲、训诫来得重要。对必须统治庞大帝国的皇帝来说,当然也是藉由「学」让人民行为统一乖顺,要比保护人民、让人民回归自我本心,来得既容易又有利得多了。

许多被视为中国文化的长处,语言文字上归于「孔孟」,实际上功劳应该追溯到荀子才对。同样的,许多中国文化中被强烈批判攻击的缺点,语言文字上也习惯怪罪于「孔孟」,其实往往「孔孟」是替荀子背了黑锅的。

明明来自荀子的思想、学说,为什幺后来都不提荀子的名字呢?一个重要的理由,历史上的理由,是:荀子去除了「礼」和「法」之间的绝然划分,同时也就去除了原本儒家和法家之间最清楚的区别。孔子、孟子的思想绝对不可能和法家有所混同。荀子的「性恶论」实质上将「礼」往「法」的方向推了一大步,也就使自己的立场朝向当时日益壮大的法家靠近了一大步。

荀子教出了一个有名的学生,后来在秦始皇统一六国时发挥了极大作用,就是李斯;荀子思想还强烈影响了一位同时代的论着者,那是韩非。李斯、韩非都不是儒家,都和儒家沾不上一点关係,他们都是不折不扣的法家。从「秦王政」到「秦始皇」,从秦国到秦朝,荀子的声望、地位一直很高。但也因为如此,到了秦灭亡之后,荀子的声望、地位也就随着秦及法家,快速崩落。

汉朝成立之后,花了六十年的时间,不断摸索统治的方式。这六十年,可以用太史公司马迁的一句话统括:「汉承秦弊」。六十年,唯一不变的政治价值是:秦朝是个鲜明的错误示範,如果秦朝不是那幺糟、不是错得那幺厉害,那也轮不到沛下无赖刘邦取得天下。汉朝新立,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检讨秦的错误,无论如何不能重蹈秦的覆辙。

汉文帝时形成的「与民休息」原则,就是检讨中产生的初步答案。秦之所以灭亡,就是使民过度,让人民受不了,纷纷揭竿而起。反其道而行,那就尽量不要扰动,尽量安静,尽量少做。

汉武帝时终于建立起了汉朝自身的帝国统治法则,那是一套名为「儒术」实质上掺夹了许多阴阳概念的「天人感应论」,但既然名义上「独尊儒术」,那当然还是把孔子抬了出来。孔子一时间几乎都被神化了,然而相对地,曾经和秦朝、和法家有过密切关係的荀子,在这种气氛下就不可能沾边得到甚幺好名声、好地位。

汉朝以降,虽然荀子思想的影响极大极深,却因为和法家的历史纠缠,使得他无法在儒家传统中得到太多的肯定。荀子的影响作用和名声地位之间,一直有着很大的落差。

本文摘录自《儒学主流真正的塑造者:荀子》第一章〈还给荀子公正的评价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