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中风接受语言治疗‧男子重学词汇讲话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0-08-01
  • 浏览量: 513
  • 作者:
脑中风接受语言治疗‧男子重学词汇讲话(槟城)来自印尼雅加达49岁的班邦(Bambang Kusharyono)患有高血压,工作压力加上自我要求过高,结果引发中风。所幸家人及时将他送院急救,才没有生命危险,不过由于中风伤及左脑的语言中心,造成他无法说话。这后遗症令他非常沮丧,导致他常胡乱发脾气。不过,在语言治疗师的指导和妻子克里斯汀娜(Kristina)的爱心照顾下,班邦逐渐恢复语言能力,如今已可以说话。于2006年11月在家中进行回教颂经祈祷后,班邦忽然失去知觉。紧急送院后证实他的脑血管爆裂,引起中风。自此,他开始过着连自己都不懂是谁的日子。过后他虽然醒来,但却没有意识,也无法说话,这情况维持一个多月。医生表示,班邦的左脑血管已破,但只是流出40cc的血液,不必开刀。如果超出40cc则须开刀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因此,班邦在这段时期完全不可活动,以免增加血液溢出的流量,造成生命危险。妻子克里斯汀娜说:“班邦不了解情况,一直大喊大叫着要走动,家人唯有将他的手脚束绑起来,以策安全。”每3月来槟学说话过后,家人将班邦送去另一家医院,以寻求改善他病况的方法。进行全身检查后,诊断结果还是一样,即班邦的语言中心已受破坏,无法说话,而在印尼并没有语言治疗,这令家人忧心如焚。班邦的朋友向克里斯汀娜建议送班邦去新加坡求医。不过,她发觉槟城的医疗水平也不错,价钱相宜,地点又靠近印尼,于是带丈夫来槟求医。她说,他们每3个月来槟会见语言治疗师一次。每一次复诊,治疗师会了解丈夫的最新情况,并教导他理解语言,同时向她示範如何帮助丈夫掌握语言能力的方法。“为了能够完好无误地帮助班邦,孩子将整个复诊过程摄录下来,回到印尼后依照治疗师传授的方法协助丈夫学习说话。”懂得表达简单词汇每天下班回家,克里斯汀娜就陪丈夫练习语言,从非常基本的词汇开始学习,如让他明白什幺是走路、吃、喝等。“我不想给他压力,所以学习方式都是随兴的,看到什幺就教什幺,累了就让他休息。”在这期间,克里斯汀娜一直以电邮和治疗师保持联络,跟进了解,以便对治疗方式作出调整,改善病情。“开始训练时,我们叫他闭上眼睛,他却关着嘴巴。他无法完全理解我们的说话,也无法表达。3个月后,他终于能够真正明白和表达一些简单的词汇。其实,他的智力不错,还可以下棋,而且还赢人呢!如今他已康复得七七八八,虽然仍有一些障碍,但语言治疗师说这进展已非常理想,可说接近满分。”不放弃就有希望让夫感受生存价值班邦中风后常常发脾气,他懊恼于无法清楚地表达自己。于是,妻子和孩子都尽可能以最快的速度搞清楚他的意思,免得他伤心发脾气。这样的日子维持约两三个月。“他常常哭诉为什幺自己会中风,他一直希望可以100%复原,但这已是不可能的事。治疗师说,他现在的进展已是满分了。”那时看到丈夫的转变,克里斯汀娜其实痛在心里,几乎每天背着他以泪洗脸。“我不明白他说什幺,他就很伤心,我不想加深他的无助与无用感,于是一直哭求上苍帮我了解他的说话和要求。”说毕, 克里斯汀娜已泪如决堤。她说,这是她第一次在丈夫出事后, 当着他的面前流泪。丈夫怜惜地轻拥着她。正因如此,只要克里斯汀娜一面对丈夫,她很自然地止住眼泪,努力地挤出阳光般的笑容。“我不想让他误会我觉得他是负累,我要他知道一切还有希望,只要我们不放弃。这一段日子,我尽可能让他感觉是我需要他,多过他需要我,只有这样,他才会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价值。”获同事谅解支持重新上班增强信心中风后的第6个月,在工厂担任高职的班邦返回工作岗位,希望重新适应工作。工作可说是他的另一个精神支柱。克里斯汀娜指出,工厂的人担心丈夫因为压力再次中风,都不敢给他太多或沉重的工作,只让他负责协调与顾问。他很感激同事的谅解与支持。“刚回去上班时,他不敢走出去,一直躲在办公室里,他害怕自己说话时突然卡住,想不到怎幺说的情景会出现,害怕别人轻视他。他还不是100%相信自己的理解与沟通能力,所以当时也不大敢和朋友聚会。”採访手记用爱排除万难整个访问过程,害羞腼腆的班邦不多话,只是静静微笑地看着妻子代他诉说自己克服困难的过程。当妻子提及曾经每日背对着他以泪洗脸时,班邦没有说什幺,只是微微笑握着妻子的手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对克里斯汀娜和班邦而言,爱就是一切,可以克服任何困难。谁说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呢?我认为,他们之间不离不弃、甘苦与共的真挚爱情,比起豪华婚礼、千朵玫瑰送佳人的爱情更值得推崇。/良医‧报导:陈晓云‧2008.09.28